• 你的位置:首頁 > 中華醫圣苑 > 動態苑

    山中問藥

    2017/11/20 10:01:55??????點擊:
    1
    松下問童子,
    言師采藥去。
    只在此山中,
    云深不知處。
          西峽,伏牛山蜿蜒逶迤,山茱萸漫山遍野,碧綠的葉子亮綠的果實綴滿枝頭。遠眺群山,重巒疊嶂,云煙繚繞,目擊山道彎彎古意蒼茫,賈島這首詩不時回響于我的耳際。
          松下問童子,言師采藥去。這是一個多么完美的意象,它可以是八千年前的神話,也可以是訪道的高士和書童;可以是遠古神農氏、東漢張仲景、明時李時珍,也可以是唐人賈島自己,抑或現實生活中為生計而攀援山澗的垂垂老者。
          總之,走進伏牛山這座舉世聞名的天然大藥庫,采藥問藥是一件極有意義的事。
          我此番重訪仲景百草園,深入伏牛山腹地山茱萸密林里,不是來采藥,而是來問藥的。
          我要問藥。一直以來,有一個問題縈繞在我心里二十多年,我多次想得到清晰的答案,卻因陰差陽錯而未遂心愿。

          在上一篇《在醫圣的星空下》的文字里,我提到了六味地黃丸。對于六位地黃丸這味藥,我一直心懷敬意。我想弄明白,為什么自上世紀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生活節奏的日益加快,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這味藥一直被人們所追捧所看好,直至長盛不衰。它到底好在哪里,是什么樣的群體在吃這味藥,為什么?


    2
          我于1995年深秋第一次走進西峽,聽到的最響亮的名字就是濃縮六味地黃丸。其時一個品種藥救活一個企業,濃縮六味地黃丸,從伏牛山吹來強勁的風,通過四季更替吹遍大江南北。
          2006年,我再度來到宛西制藥。記得我們站在廣場上,孫耀志老總指著前邊那一長排流線型車間說:“新建廠房投產后,僅這里的車間年生產能力將超過25個億!”
          我問:“都是生產什么品種的藥?”
          答曰:“主要生產濃縮六味地黃丸、逍遙丸等濃縮丸系列產品。”
          我聽后很震驚。一個車間年生產能力可以達到25個億,這句話,一直在我的記憶里儲存了很多年。是誰在消費這25個億,人們是怎么了?
         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后,還有一個當時并不在意,后來引起注意的一件事,就是從南方出差回來的朋友無意中告訴我們,南方的一些老板都喜歡吃六味地黃丸。之后有的朋友得知我和宛西制藥熟悉,就打聽在哪里可以買到該廠生產的濃縮六味地黃丸。濃縮丸的好處是,吃起來比原來的大藥丸子方便,也更容易下咽。為此,我偶爾得到些濃縮丸,也很歡喜地與大家分享,并且說:“吃吧,大家都說這個好!”
          說藥好,我并不知道它究竟好在哪里,我也沒有想到要吃它。那些年我的職業病主要是水腫。長年久坐辦公室,導致下肢氣血不暢,常常是下肢、眼瞼皆腫脹。每天眼部脹脹的,一按小腿一個坑兒。自知腎不好,但也沒有放在心上。女人的身體很奇妙,有些病癥是按下葫蘆浮起瓢。自己仗著年輕,任性地不管不顧,任其腫脹,致使多年來身體一直處于亞健康狀態。我還有一個令人十分煩惱的病,就是頻繁感冒引發過敏性鼻炎。有一次,我的同事見我又打噴嚏又抹眼淚,便開玩笑說: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你不感冒是屬于不正常的。” 想想的確如此。

          直到有一年冬天我吃了山藥,不僅“歪打正著”地治好了浮腫,連多年頻繁感冒引發鼻炎的老毛病也悄然消失。我這才知道山藥真是好東西,我才猛然想起,六味地黃丸里有山藥。


    3
          據介紹,六味地黃丸源自東漢大醫學家張仲景《金匱要略》,原有八味,后由北宋太醫錢乙將原方減去桂枝和附子兩味,形成了由熟地黃、山茱萸、山藥三味補藥,牡丹皮、茯苓、澤瀉三味瀉藥的名方。三補三瀉,補而不燥,配方巧妙。當時山東人錢乙在汴京行醫,錢乙是有名的兒科名醫,因治好公主和皇子的病而位列太醫。錢乙的六味地黃丸,是為小兒的配方,后一直為成人所用。此方從宋代一直沿用至今已經千年。
          有一次見到孫耀志董事長,問起六味地黃丸的服用方法,他告訴我們說:“六味地黃丸可以吃,但最好是在醫生指導下。”
          “沒有病,可不可以吃?”
          “可以減量,正常病人每天吃3次,一次吃8粒。”董事長孫耀志很慎重地說“你可以每天堅持吃10粒,強身健體。我現在每天早上吃10粒,已經堅持了很多年。”
          至此以后,我堅持每天也吃10粒。開始興致勃勃,之后一曝十寒,最終沒有堅持。
          前不久我們再次見面,我問孫董事長堅持吃六味地黃丸的情況,他說出了自己的小秘密:“我一直堅持吃了二十多年,最近不吃了。”
          “那你的三脂高嗎?”
          “不高,血脂、血壓、血糖、膽固醇都不高!”又說,“我堅持每天早上吃一個雞蛋一個鴨蛋,中午吃些牛羊肉。”
          “那膽固醇還不高?”
          “不高,都很正常!”
          我無語。我們很多人很多年前,在吃雞蛋鴨蛋時,就將蛋黃剔除一邊,或望而生畏不敢食之。孫董事長一聽說我吃雞蛋鴨蛋時不吃蛋黃,就笑說,那沒有營養。
          堅持每天吃10粒六味地黃丸,就會防止三高或者四高?我不是這個意思。三高四高的遏制,與吃不吃六味地黃丸有沒有必然聯系,我沒有研究,在此不敢貿然放言。

          但這引起了我對六味地黃丸配方的極大興趣。熟地黃 、山萸肉  、牡丹皮  、山藥 、 茯苓、 澤瀉。當我深入研讀我國著名中醫藥博士、專家、河南省中醫院苗明三教授主編的《法定中藥藥理與臨床》時,才發現這六味藥的神奇功效,是那么的搶眼和奪目。


    4
          首先我們看第一味藥熟地黃(《本草圖經》)。我們家鄉把地黃叫蜜蜜罐、野生地。熟地黃性味甘,微溫。歸肝、腎經。功能與主治:滋陰補血,遺精填髓。用于肝腎陰虛,腰膝酸軟,骨蒸潮熱,盜汗遺精,內熱消渴,血虛萎黃,心悸怔忡,月經不調,崩漏下血,眩暈,耳鳴,須發早白。
          第二味藥是山茱萸(《神農本草經》)。其性味酸,澀,微溫。歸肝、腎經。它功能與主治是補益肝腎,澀精固脫。用于眩暈耳鳴,腰膝酸痛,陽痿遺精,遺尿尿頻,崩漏帶下,大汗虛脫,內熱消渴。我問仲景宛西制藥常務副總經理李明黎,山茱萸為什么變成了酒萸肉?其回答說,現在國家規定藥用山茱萸,一律要經過黃酒炮制,所以又叫酒萸肉。
          第三牡丹皮(《神農本草經》)。《神農本草經》中將牡丹皮列為“中品”,能“除癥結淤血,安五臟”。其性味苦、辛,微寒。歸心、肝、腎經。功能與主治是清熱涼血,活血化淤。用于溫毒發斑,吐血衄血,夜熱早涼,無汗骨蒸,經閉痛經,癰腫瘡毒,跌撲傷痛。所謂中品,就是按照藥物性質區分為三類:上品、中品、下品;上品無毒,中品微毒,不宜多食久服,下品毒性強,非不得已不用。
          第四山藥(《神農本草經》)。山藥,是人類自古食用最早的植物之一。在《山海經》里,至少四次提到山藥;在唐代,詩圣杜甫就有“充腸多薯蕷”的名句,薯蕷就是山藥。山藥性味甘,平。歸脾、肺、腎經。功能與主治:補脾養胃,生津益肺,補腎澀精,用于脾虛食少,久瀉不止,肺虛咳嗽,腎虛遺精,帶下,尿頻,虛熱消渴等。《本草綱目》認為山藥能“益腎氣、健脾胃、止瀉痢,化痰涎、潤毛皮”。具有增強免疫力功能的作用。明代宮廷寫本《食物本草》說,補中益氣長肌肉,強陰,久服耳目聰明,輕身延年。
          第五為茯苓(《神農本草經》)。茯苓性味甘、淡、平。歸心、肺、脾、腎經。功能與主治:利水滲濕,健脾寧心。用于水腫尿少,痰飲眩悸,脾虛食少,便溏泄瀉,心神不安,驚悸失眠。劉力紅先生《思考中醫》里提到,岳美中先生參古人義,喜用一味茯苓飲來治療脫發。關鍵就在于腎主水,其華在發。

          第六是澤瀉(《神農本草經》)。澤瀉性味甘,寒。歸腎、膀胱經。功能與主治:利小便,清濕熱。用于小便不利,水腫脹滿,泄瀉尿少,痰飲眩暈,熱淋澀痛;高血脂癥。


    5
          再作深入探究,結果有了驚奇發現。
          在抗腫瘤的中草藥中,從藥理到“臨床和藥理”共計141種,其中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:茯苓、山茱萸;
          作用于心血管系統的藥里 ,強心藥56種,其中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:山茱萸、地黃(六味地黃丸用熟地黃,這是有區別的);
          作用于改善心肌、供血供氧藥共96種,其中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:澤瀉和牡丹皮。澤瀉能顯著擴張冠狀動脈,增加冠脈流量,降低心輸出量,治療冠心病,牡丹皮有同樣作用;
          改善心律失常的藥共有5種,六味地黃丸里占1種,就是澤瀉;
          抗動脈粥樣硬化的中草藥共有30種,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:牡丹皮、澤瀉;
          作用于內分泌系統藥64種,臨床上就有熟地黃;
          在影響生化功能藥一章里,降血糖的47種,六位地黃丸里占4種,山茱萸、澤瀉、山藥、茯苓;
          降血脂藥從藥理到“臨床和藥理”共計71種,其中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,澤瀉、山茱萸;
          對免疫功能有雙向作用66種,六味地黃丸里占2種,熟地、山茱萸;
          男性病遺精藥的5種藥里,六味地黃丸占一種,澤瀉。
          《紅樓夢》作者博學多識,植物學、醫理功底深厚。如第十回有一帖藥“益氣弄容補脾和肝湯”里共有16種藥材,其中就有茯苓、地黃和山藥;第五十三回給晴雯益神養血的藥材里就有茯苓、地黃和當歸等。

    綜上所述,我對熟地黃、牡丹皮、山藥、茯苓充滿了敬意,我對山茱萸和澤瀉則充滿了膜拜!


    6
          眾所周知,中醫藥是建立在五行基礎之上,故每一味藥皆有其陰陽五行之屬性。
          我們再看五臟在五行中的屬性。心在五行中屬火,肺屬金,脾屬土,肝屬木,腎屬水。五行之意,就是生、長、化、收、藏。五行相生相克,就好比生物之間的關系,錯綜復雜,環環相扣;五行,就好比食物鏈,看似漫無邊際的食物鏈,卻是藕斷絲連的生死之約。
          再看這六種中草藥在植物大家族的屬性。山茱萸、地黃、牡丹、山藥、澤瀉、茯苓全都屬于被子植物。據《植物之美》一書介紹,被子植物的一個顯著特征是具有真正的花,它通過有性生殖而產生出新的個體,而精子、卵子經過受精,形成胚和胚乳的過程都是在花里完成的。也就是說,相對于裸子植物和蕨類植物,被子植物是種子外有果皮包被的植物。被子植物的繁殖是所有植物中最精妙的,是植物界最高級的一類。適用于各種各樣的生存條件,對光能有大大的適應性,是植物界的長存者。
          開花需要熱情,那是生命深處的回響。我贊美被子植物。
          既然被子植物是植物界最高級的一類,六味藥又都屬于被子植物,它們的屬性與人體五臟緊密相關。其中,六味藥歸腎經的占6味,歸肝經的占3味,歸心經的占2味,歸脾經的占2味,歸肺經的占2味,歸膀胱經的占1味。也就是說這六味藥,幾乎是涉及到人類心血管、腦血管、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全部。換句話說,吃六味地黃丸可以補益五臟。
          但是,原方出自張仲景配方的六味地黃丸,在功能與主治上,是相當謹慎十分保守的。其功能主治是:頭暈耳鳴,腰酸腿軟,潮熱盜汗,遺精,口干舌燥等。并沒有“包羅萬象”。這是古人的科學態度,也是今人的操守,值得尊重。
    7
          據我國第三次中醫藥資源普查結果顯示,中醫藥資源種類是12807種,其中植物來源11146種;自2011年8月開始以來進行的第四次中醫藥資源普查結果初步顯示,植物資源更加蔚為壯觀。
          我國幅員遼闊,中醫藥資源十分豐富。正如著名的佛教故事所講,文殊菩薩叫他的弟子善財童子去采藥,善財童子抓一根草給師父說,你叫我去采藥,那里不是藥?文殊菩薩言:“善哉!善哉!”
          大家知道,世間到處都是藥,但大多數與自己終身無緣。六味地黃丸是補腎名方,確實是一味好藥,但只適宜于腎陰虛群體,是偏于補陰的藥。世間事,無非陰陽,但不要陰差陽錯。請記住孫耀志先生的話,吃中藥,最好是在名中醫指導下服用。
          其實,問藥就是問生命,問病,就是問自己。維護健康,防病于未然,才是最要緊的。梁啟超先生說過一句話,心明便是天理。

   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,亚洲 图片另类欧美,一本到国内在线视观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