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的位置:首頁 > 中華醫圣苑 > 動態苑

    在醫圣的星空下

    2017/11/14 17:02:40??????點擊:

        著名的中醫藥史權威專家、《中國本草全書》巨著中任學術委員會主任的鄭金生先生,著有《藥林外史》一書。書中說,在中國早期的神話世界里,見不到“藥王”的身影,“藥王”最早見于佛經譯本。《大藏經》里《妙法蓮華經》中,提到了“藥王菩薩”、“藥王、藥上菩薩”。佛經翻譯的時代在東晉、六朝之間,因此也就在此之后,中國才出現了藥王。
        據佛經記載,藥王、藥上是兩兄弟,都是慈悲為懷的菩薩,其中藥王菩薩成佛后,又號“凈眼如來”、“藥師琉璃光如來”。
        隨著佛教在中國的傳播,救人危難的藥王也就廣為人知,并產生了中國本土的藥王。最早的藥王出現在唐代,在此不多贅述。
        被明清以后尊為醫圣的,為東漢張仲景。東漢,早東晉于200年(間);中國藥王的出現在唐代,晚東漢約500年(間 )。也就是說,醫圣張仲景,生活在1800多年前。因張仲景確切的生卒年代無可考證,晚年傾畢生心血所著《傷寒雜病論》,成書年代大約是200~210年,這部偉大的中醫經典,距今存世已經1800多年。
        張仲景,不僅是中國的醫圣,也是世界的醫圣!據中醫古籍出版社介紹,1993年國際著名的英國維爾康醫史研究所評選的世界醫學偉人29位,張仲景名列第3位,居中國醫學史第一位。醫圣,張仲景當之無愧。自古至今,就中國醫學成就者,蓋不出仲景之說。在中國醫學四大名著中,張仲景的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匱要略》,為中醫辨證論治體系的開端,而辯證論治體系正是中國中醫學的特色,中華瑰寶。
        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匱要略》合集為《傷寒雜病論》。《傷寒雜病論》是我國第一部論述外感疾病辨證論治的專著,在中國醫學史上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,歷代醫學家推崇備至。

        2007年,我在研讀經典《黃帝內經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時,同時研讀《藥林外史》和醫學博士、廣西中醫學院基礎醫學院劉力紅教授的《思考中醫》,時常想起幾個字,一是“懸壺濟世”,一是“片鐵殺人”。
        為什么會“片鐵殺人”呢?這里主要講庸醫誤診昏治。我這一說,大家都明白,在我們身邊所聞所歷所見,有多少庸醫干下“殺人”誤人壞良心的勾當啊!我的母親就是死在鄉村庸醫之手,至今全家人仍痛悔不已。每每想起,恨不能扼時光以倒流,以血肉之軀換取母親應有的有生之年。
        張仲景在《傷寒雜病論》原序中道:“卒然遭邪風之氣,嬰非常之疾,患及禍至,而方震栗;降志屈節,欽望巫祝,告窮歸天,束手受敗,赍百年之壽命,持至貴之重器,委付凡醫,恣其所措,咄嗟嗚呼!厥身已斃,神明消滅,變為異物,幽潛深泉,徒為涕泣。痛夫!”
        是啊,正如醫圣所言,我的母親也是偶遭熱邪之氣,因遇庸醫,禍及生命,不足六十即命喪黃泉,至今已近30載。
        “厥身已斃,神明消滅,變為異物,幽潛深泉,徒為涕泣。”九泉之上下,女與母,雖有泣血之痛,又如何哉!
        醫圣又道:“余宗族素多,向余二百,建安紀年以來,猶未十稔,其死亡者,三分有二,傷寒十居其七。感往昔之淪喪,傷橫夭之莫救,乃勤求古訓,博采眾方,撰用《素聞》、《九卷》、《陰陽大論》、《胎臚藥錄》,并平脈辨證,為《傷寒雜病論》合十六卷。雖未能盡愈諸病,庶可以見病知源。
        醫圣說,我的同宗同族的人口本來很多,從前有二百多人。從建安元年以來,不到十年,其中死亡的人,有三分之二,而死于傷寒的要占其中的十分之七。我為過去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喪失而感慨,為早死和枉死的人不能被療救而悲傷,于是勤奮研求前人的遺訓,廣泛地搜集很多醫方,選用《素聞》、《九卷》、《陰陽大論》、《胎臚藥錄》等書,寫成了《傷寒雜病論》共十六卷。即使不能全部治愈各種疾病,或許可以根據書中的原理,在看到病癥時,就能知道發病的根源。
        失宗族、宗親之眾之痛,張仲景從而發奮,乃“勤求古訓,博采眾方”,至晚年巨著方成。


        中華文明五千年,醫圣澤被后人兩千年。
        今天,當我站在南陽張仲景醫院,站在長189米,高10米,全國最大最長的仲景紫銅浮雕墻前,品讀醫圣一生時;當我懷著朝圣之心,站在醫圣山仰望圣像時,我看到醫圣滿含思索的深邃目光,心中涌滿了感動,含著淚水的我,久久不愿離去。
        此時,天空蔚藍,鳥鳴林叢,空氣中飄散著千百種花草藥香,古往的今來的,都化作一縷縷馨香,裊裊上升直達天庭。
        站在醫圣博大的胸襟前,我雙手合十,感知他從遠古的風雨中走來,只見他淡定地坐在大樹下田塍上,只見他委身蓬牖茅椽之下、繩床瓦灶之前,八百里伏牛山——不! 天下所有的名山大川,都是他老人家懸壺濟世、療救蒼生的道場。他的大慈大愛大悲憫,同樣化作縷縷清風在天地間流動,在大地上升騰。
        仲景文化廣場對面,是依山而建的河南省宛西制藥博士后科研工作站。回想我第一次見到宛西制藥孫耀志廠長那一幕幕情景時,方才明白為什么他講到醫圣時,那遙望蒼穹深情注視的目光,同樣深邃悲憫,一直在我記憶的影像中揮之不去。



        1995年10月,我同時任《經濟日報》駐河南記者站站長劉海法,來到當時的河南省宛西制藥廠,孫耀志廠長接受了我們為期兩天的采訪,10月24日,劉海法在《經濟日報》顯要位置,發出了《伏牛山殺出一匹“黑馬”》,文章一經發出,迅速在全國引起廣泛關注。
        記者劉海法看到,在剛剛開放不久的中國大地上,在潮起云涌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,改革開放為珠江三角洲等沿海地區帶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時,而在內地,由于計劃經濟的制約,思想的封閉,中原大地還沒有被時代鐵蹄的激蕩之聲喚醒,大多處在雷聲大雨點稀的迷惘之中,不知道該干什么,和怎么干。來自北京的劉海法敏銳地發現,在恐龍故鄉西峽縣的宛西制藥,已鷹擊長空般融入到改革開放的洪流前沿,大刀闊斧地闊步向前。
        宛西制藥廠,為1978年初建的縣辦小廠,當時以35萬元起家,職工67人,幾間破廠房,土法炮制生產出的大藥丸被人譏諷為“驢糞蛋”。因為藥丸大,患者難以吞咽,有的病人還要把大藥丸揪下來,再團成小丸咽下,十分不便。其時,企業入不敷出,負債累累。到1985年,新任廠長孫耀志帶領職工引進技術人才,開發濃縮六味地黃丸,幾年時間,方源于仲景的濃縮六味地黃丸,已響遍大江南北。
        1995年11月11日,劉海法再次重拳出擊,在《經濟日報》頭版頭條發出《河南“宛藥”攥緊“拳頭”打天下》,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。當時《經濟日報》的火熱程度有目共睹,各省各地,想上頭版頭條,可謂機會難求。之后劉海法持續發力,先后對孫耀志董事長進行了長篇專訪《承醫圣精華 造仲景名藥》等,對宛西制藥進行了全方位立體式的報道,劉海法的那些新聞力作,成為很多讀者記憶中不可忘卻的歷史!
        如今的宛西制藥,以醫圣冠名,仲景工業、仲景農業、仲景商業、仲景食品、仲景醫療、仲景養生等大健康產業系列紛呈,仲景大健康理念深入人心。僅仲景大藥房在全國就開有600多家,2020年將開到1000家。仲景品牌家喻戶曉。在談到名中醫坐診治病時,作為連續三任全國人大代表的孫耀志董事長意味深長地說:“先有中醫后有中藥,沒有好中醫,就沒有好中藥。”



        在全國范圍內,面臨西醫占據上風,中醫復興在即的今天,我們走進仲景宛西制藥,看到的是燦爛的星空。中醫藥在仲景宛西制藥,在中國,正以蓬勃之勢,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
   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,亚洲 图片另类欧美,一本到国内在线视观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