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的位置:首頁 > 中華醫圣苑 > 張仲景

    張仲景是如何成為醫圣的?

    2018/5/18 15:52:36??????點擊:
        在當今中國,張仲景可謂是家喻戶曉的人物,稍有知識的人,都會知道他著有《傷寒雜病論》,是中國的“醫圣”。對于他的這一名號,今人幾乎都會認為理所當然。不過張仲景的醫圣名號,就像孔子的圣人名號一樣,是后世逐步“追封”的。而且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作為一代名醫,他在《三國志》和《后漢書》并無傳記,也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,而與他同時代的名醫華佗則有較長篇幅的專傳。實際上,在宋以前,盡管有張仲景的一些事跡和著作流傳,但影響不廣,而且也沒有叫《傷寒論》或《傷寒雜病論》的著作。那么張仲景“醫圣”地位是如何形成的呢?       
        “醫”在古代,尤其是宋以前,作為一種技術性的職業,向被視為“巫醫樂師百工”之流。不過宋以后,由于朝廷一度對醫學給予了較多的重視,儒醫階層日漸興起,醫者開始努力向儒靠攏,展現自己亦醫亦儒的身份性格,并進而通過“良醫良相”這樣的說法,來與儒相比附。與此同時,隨著印刷術的發明和不斷推廣,知識的傳播越來越依賴文本,這些使得宋以后,中國醫學的發展也日益進入一個文本化的世界,成為文人關注、討論以及用來比附儒者的對象。這樣一來,醫者在文本世界中被推崇乃至圣化也就有了現實的條件和可能。
        實際上,醫界人物被尊崇和圣化,也幾乎都是宋以后之事。就張仲景而言,在宋以前,由于正史無傳,其少量事跡散見于部分醫書,少聞于世。其著作雖經晉太醫令王叔和編次,但仍散亂零落,往往以“張仲景方”之名流傳,影響有限。不過這種情況在宋代出現了關鍵性的轉折,宋朝廷對醫學相對重視,對醫書的整理刊刻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治平二年(1065年),由孫奇、林億等校訂的《傷寒論》刊刻出版。該書的出版,引起了當時學界的極大關注,不僅傷寒學日漸興起,張仲景也開始不斷被尊崇。
        圣化張仲景的濫觴,應為宋代著名傷寒學家許叔微在《傷寒百證歌》(1150年)的序言,其言:“論傷寒而不讀仲景書,猶為儒不知本有孔子六經也。”稍后金朝名醫成無己在成書于1156年的《傷寒明理論》中說:“惟張仲景方一部,最為眾方之祖……實乃大圣之所作也。”隱涵之意即張仲景是大圣。三十年后,著名醫學家劉完素在其名著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的序言直接稱呼仲景為亞圣:“夫三墳之書者,大圣人之教也。……仲景者,亞圣也。雖仲景之書,未備圣人之教,亦幾于圣人。”劉完素這里所言,似乎還不是說他乃醫中亞圣,而是他特別推崇仲景之書,乃醫家經典,醫家雖無法與儒家至圣等量齊觀,但亦可權稱為亞圣。
        12-13世紀乃是張仲景被圣化的開始階段,不過當時他的地位尚未定于一尊,與明清以后醫界王者地位仍有相當的距離。盡管如此,仲景在醫界的圣化格局已初步奠定。而在此后的數百年中,似乎少有人在名號上進一步尊崇他,直到16世紀中期,才又興起新一波的尊崇和圣化運動。
        這新一波的運動肇端于李濂的《醫史》(刊行于1546年)。李濂在《醫史》中為張仲景立傳,稱張仲景為“醫中亞圣”。隨后,新安醫家徐春圃在成書于1556年的《古今醫統大全》中首次直接稱其為“醫圣”,其言:“張機,字仲景,南陽人,受業張伯祖,醫學超群,舉孝廉,官至長沙太守。……凡移治諸證如神,后人賴之為醫圣。”緊接著,多部醫書在敘述仲景時都出現了“后世稱為醫圣”的說法。
        與此相伴隨的,則是仲景在醫界獨尊地位逐步確立。這時人們在評論仲景時,也不再局限于傷寒學,而是認為就整個醫界來說,他也具有無比崇高甚至獨尊的地位。
   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,亚洲 图片另类欧美,一本到国内在线视观看,